普陀山

驿站禅语写给普陀山的情书

发布时间:2021/12/11 11:44:51   

千年的普陀山,仿佛千岁的老人。

千岁老人,按辈分起码该是60世祖,该是60世同堂的日子。在普陀山,我没有看到60世同堂的人间温馨,只是看到了60世同堂的建筑,彼此不认识似的站在这里,站在风里,站在雨里,站在岁月里,看不出什么激动,什么兴奋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就感觉普陀山真的和普通的山不一样,是真的得失自在,宠辱不惊。

千年了,山坡上的小花,依旧开放,依旧是千年前的色彩和芬芳,却不叫美丽,叫返老还童。

花朵为什么不老呢?

春天为什么也不老呢?

每年见到她,无论是柳枝的眉,还是桃红的腮,都是去年的模样。

文化也不老,千年过去了,多少帝王都不在了,多少英雄都不在了,只有文化还在,在这里等每一个人,等每一个游人。

其实,无论人怎么喊,只有文化能再活五百年。

一百年后,我们只能活在后人的怀念或者诅咒里。

普陀山曾经被整体出租了。

唐朝是一个租客,住了年,临走时租金没有够,就拿了一本唐诗抵债了。

宋朝拿宋词当金子没有好使,宋朝就生气了,一生气就不走了,同样的租金,宋朝在普陀山住了年。

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,这么多朝代住过之后,普陀山已经斑驳了。

谁的房子谁心疼,谁的房子谁爱惜。

而今,普陀山就决定不把房子出租,就自己住了。

即便有游客来了,看一看,也让他们走了。

普陀山留下的只有佛、法、僧;只有云起云飞、潮涨潮落。

而游客只是树上的一只鸟,叫几声就飞走了。

作为四大佛教名山之一,普陀山是人间的清静之地。

清净两个字,都和水有关,没有水的地方,清不了,也净不了,因为水一生都在洗去别人的缺点。

普陀山也是,也是在洗去别人的缺点。

跪拜在观音前的游人,在祈求,在为自己向观音要一些什么。

观音是大慈大悲的,该做的事求不求,他都会去做。求了,才去做,供奉一点香烛才去做,这些本是俗人的俗念。如果观音可以靠一点香烛就可以收买,那观音就不是观音了。

在清净之地,都能够生出了这样的邪念。

可见,想洗干净一个人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。

一个人,躺在地上叫长1.7米。

站在地面上,才叫高1.7米。

这说明,许多事情和这个世界没有关系,只和我们自己有关。是站着还是躺着,只是我们的一个态度,和财富没有关系,和才华也没有关系。

我们何必总是在祈求呢?

既然是千里马就好好在自己的草原上奔驰,就按马的方式生活,伯乐欣不欣赏有什么关系呢。一匹马,怎么能用人的标准去衡量自己。马走马路,人走人道,这个世界才不拥挤。

只有这样,普陀山才不拥挤。

普陀山是宁静的、清净的。

我们却不行,许多时候,我们去争去斗。我们以为那是快乐,我们把那当做了快乐。我们一定要找一个高处,让自己有高度。我们甚至在普陀山的跪拜,也不是懂得了什么之后的忏悔,不是放下屠刀,而是祈求观音给我们一件兵器去战胜对方。

我常常想起舒婷的一首诗,《神女峰》。

她说:“与其在岩石上展览千年,不如在爱人的肩头痛哭一晚。”舒婷的诗作,总是这么有力量,总是这么温暖与亲切。神女站在山峰上许多年了,人们把她当做风景来羡慕,岁月走过,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,轻舟已过,神女依在,神女依旧在冰冷的山岩上,被人们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deubolin.com/ptstsys/23696.html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热点文章

  • 没有热点文章

推荐文章

  • 没有推荐文章